当前位置为:网站首页 > 学生天地
从侠士、骑士文学的对比看东西方文化差异 文章来源:呼和浩特喜善中学 发布时间: 2016-04-09 点击量:20631次
        骑士大体出现于8 世纪初期, 骑士制度的繁荣时期出现在11 世纪末叶至14 世纪初叶, 最终消亡于17 世纪初期。在长达900 年左右的时间里, 骑士随欧洲封建社会的演化脉搏得以产生、壮大、发展和消亡。封建社会的演进使骑士的方方面面发生着变化。同时骑士也对欧洲社会文化生活包括美学观念产生着各种影响, 他们使欧洲中世纪社会独具风格, 并增添了许多勇武、忠诚、慷慨、侠义、正直和浪漫的色彩。因此, 骑士制度被人誉为“中世纪之花”, 由此欧洲中世纪形成了骑士文化精神。而在中国, 侠士的出现则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 他们以勇力委质为臣,对恩主忠心不二, 类似于骑士行臣服礼, 发誓效忠宗主。另一个相似地方是当时的忠是双向的, 不仅仅要求臣忠于君, 而且君也要忠于臣, 是一种较平等的契约关系。中国的侠义精神最初就集中体现在他们的身上。在对侠士和骑士进行文化比较时, 应该注重其社会性质和文化精神上的差异性, 侠士、骑士是不同文化体系的产物。侠士属于东方文化体系, 他们共同拥有一种非常强大的文化根系, 这种根系来自中国古代文明。有人把这一文化体系称之为“耻感文化”, 因为这种文化注重于带有极其强烈感情色彩的社会道德与舆论的约束力, 强调个人在群体中的名誉。而骑士属于西方文化体系, 这种文化体系被称之为“罪感文化”, 它以超越性的宗教信仰和理性精神来产生自我的道德约束, 强调纯粹个人性的荣誉感。中国文化中的侠义传统与西方的骑士文化性质不同。西方中世纪的骑士是一种贵族封号, 而获得了这一封号即宣告了个人成功的进入了上层社会, 从而可以获得封建贵族的特权。骑士精神是西方上流社会的文化精神, 骑士本身就是一些中小封建主。骑士身份一般是世袭的。作为一种贵族封号, 它必须经过长期的服役, 并通过一定的仪式才能获得。从这样一种制度产生的文化, 显然是一种封闭的, 贵族文化, 其文化精神也是一种贵族文化精神。骑士制度中有骑士不得与平民交手的规则, 可见其气质。它看重身份, 注意修养, 恪守诺言, 尊重法规, 是一种是社会有序化的文化精神。而中国的武侠活跃在小巷间, 藏身于草野间。是一种大众文化的产物。它有血性, 逞义气, 是一种使社会活跃化, 但却含有自发倾向的文化精神。与此相对比的中国的侠士文化, 首先侠士一般都是来自于社会不同阶层的三教九流, 各个独立的帮派和个体, 侠士的行为集中体现了善良百姓的愿望——“除暴安良、替民伸冤”从而受到广大百姓的尊敬与崇拜, 成为他们的精神偶像。从而在民间得以大范围的流行。中国武侠文学的核心就是侠义精神,“侠之大者, 为国为民”——这是武侠精神的精髓。侠士是以“替天行道”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中国武侠的价值观念表现出其淳朴性。中国武侠并不似西方骑士那样认为自己对社会某个抽象的精神, 真理信条和行为规范负有什么义务和使命; 他们行为冲动, 也不是来自于对某个与自己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驾临于他们之上的主君或束博他们身心的群体必须履行的责任。他们的价值观是朴素的, 随机性的感情因素。他们重视友情, 愿意为朋友赴汤蹈火, 他们对社会上的弱者抱有深切的同情心, 尤其是在他们亲历了与他们自身利益无关的不平和不义之事。往往仗义相助。这是一种为情谊感所左右的价值观念。骑士文学中所表现的冒险精神主要以骑士所处的神秘环境来渲染, 尤以黑暗的森林、神秘的古堡, 再加上妖魔鬼怪的对手,而骑士则在具有魔力的盔甲、指环、圣剑的指引下取得最终的胜利。骑士文学的浪漫主义色彩更为浓厚。与此相对的中国的侠士文化则是以一种近乎市井的现实社会环境为背景, 表现的是芸芸众生中的世俗生活的场景。侠士们永远脱离不了具体的社会环境、当时的各阶层人物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 而后世的读者也往往能通过早期的武侠小说文学作品对于当时的社会百态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在这一点上可以说中国的传统武侠文学作品更具有社会意义, 它更多体现的是一种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西方文化强调的是个人、个人利益、个人荣誉的至高无上,骑士们的信条虽然是忠君、护教、行侠, 但是其根本的目的还是为了取得个人的荣誉, 能在亚瑟王的圆桌旁占据一席之地, 这是它们荣誉的象征。相比较而言: 中国的武侠文化注重的不是个人荣誉, 而是“义”, 这种“义”具有深厚的民族底蕴, 为正义、为他人、为知己者死、为除暴安良而献身。西方骑士与中国侠士, 对待爱情的态度也是迥乎不同, 骑士文学在描写上尽可能的美化骑士, 在西方作家的笔下, 骑士兼有阳刚之气和阴柔之美, 他们为了赢得贵妇人、公主的青睐而奋斗、牺牲, 这是西方爱情至上观念的集中体现。被恩格斯称为普罗旺斯骑士抒情诗的《破晓歌》就是以写骑士对贵妇人的爱慕,描写的是他们在破晓时分分离的场景。《奥伽桑河尼科莱》描写的是骑士奥格桑爱上了女奴尼科莱。《圣忒莱的小约翰》也主要写的是法国骑士约翰和公主美姬的爱情故事。由此可见女性在骑士文学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女性往往是作为崇拜的偶像进行描写的。追求爱情也是骑士精神的一种具体表现。骑士文学对于后世的文学也有积极的影响, 它歌颂了现实的爱情, 在这一点上与教会所宣扬的禁欲主义相对立, 骑士文学颂扬了“爱情”这一源远流长的文学创作话题, 描写了人类崇高的感情世界, 融入了对于女子的赞美, 对于后世的人文主义文学有着深远的影响, 从而对于整个西方文学也有非常久远的影响。此外骑士文学在题材上善于虚构故事, 这也为后来的长篇小说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与此相对的是中国的传统武侠小说认为“儿女私情”与侠士精神是相悖不相容的。有的侠士不娶妻室, 或者即使娶了妻子也不贪恋于小家庭的卿卿我我。侠士通常都是对女性漠不关心,视性为“淫邪”, 主张英雄不近女色, 在中国的传统侠士文化看来, 女人不过是微不足道的附属品, 贪恋于儿女私情是与侠的精神本质不相符的, 成就侠士的“义”这才是侠之所为。一直到了晚清“英雄儿女型”的小说出现之后, 才打破了这种局限。受到传统儒教伦理道德观念的制约, 中国古代武侠小说轻视、忽视女性, 素有“女祸”一说, 宣扬的是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一种同性关系男性英雄的阳刚之美的文学, 女性处于被遗忘的角落中。以《水浒》为代表的武侠小说更是突出了传统侠士文学对于女性的鄙视, 如潘金莲、王婆、阎婆惜、李巧奴等, 这些坏女人或者红颜祸水, 或者心肠狠毒, 或者不守妇道。即使也提及了几位如“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这样的正面女性人物, 但是她们也是或为母大虫, 或者开黑店, 或者命运多舛, 总之在《水浒》这样的小说中, 女性永远处于阴暗面。这种中国传统武侠小说所宣扬的侠士文化与西方的骑士文化在对待女性的看法上是大相径庭。骑士传奇是欧洲中世纪封建文学的一部分, 是骑士制度的产物。由于战争的需要, 骑士的地位很高, 但连年的残酷战争使年轻的骑士们肉体上经历着血与火的考验, 精神上难以忍受情欲的煎熬,“他们在幻想中编织着甜蜜、温馨、热烈的骑士爱情”。骑士们的“忠君、护教、行侠”, 加上对贵妇人的爱慕、崇拜并为之冒险、献身, 就构成了骑士精神。
 
客服中心

客户服务热线

0471-6237315

0471-5304484

13664784289


展开客服